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励志网,欢迎您!
当前位置:励志 > 情感美文 > 正文

那些年,我从雨中走过

时间:2016-09-18 20:18 来源:www.highxue.com 作者:励志网 阅读:

因为生性柔弱的缘故,生在山里的我,没有多少山的刚强,所有的只是雨的柔弱。这种柔弱仿佛与生俱来一般,一直伴随着我总过二十九年的岁月。记忆中的自己,简单而又倔强,曾经最爱淋雨,让雨水淋湿我的头发,我的面庞,我的衣衫……

在成长的历程中,很多东西都在不经意间慢慢改变,曾经的嗜好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谈,就连雨,也与我有了隔阂。依稀记得,那些逝去的日子里,一个孤独的少年,总爱独自一个人静静地行走在雨中,像一个受伤的孩子。

雨中的行走,曾经痴迷的思索方式,视线的朦胧与内心的清明一同存在,是世界的两极。作为一个拥有两种极端的孩子,我始终都有一种自己被分成两半的恐惧。

春雨朦胧,密密地斜织着。无数的雨丝在空中飘舞着,想要挣脱下坠的命运。柔柔的风是善解人意的天使,用自己微弱的力,把这些天上来的精灵的命运一次又一次地改变。

三月时节,桃花已经盛开,漫山遍野的粉红,让整个世界多了一份温暖的情意。在雨水的清洗下,桃花的姿态显得异常娇艳。敞开的瓣,里面有着欣欣向荣的蕊,站立在桃树旁边的我,甚至可以听到那份开放的喜悦,那份对我自我生命绽放的呐喊。我把头低下,凑近一朵花的面庞,桃儿的香甜瞬间在我的嘴里蔓延开来,我甚至可以想象成熟的桃儿那显眼欲滴的姿态。

高高低低的树,大大小小的花,把我的周围装点成了一片粉红的幕。在这片花的海洋里,我是一个不自知的侵入者,当我把手伸向那些花瓣的时候,它竟然从枝头落了下来,我知道是我打扰了它的生活,没想到为了对抗我的粗鲁,它竟然选择了这种决绝的方式。

静静地站在桃树的下面,呼吸着空气中带着湿润的香甜,望着外面密织的雨帘。远处的山,隐隐约约的,看不见它的真实存在,曾经猜想对面的桃花又是一份怎样的娇艳,可是当我在天晴之后走进那里的时候,才发现,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我的臆想,对面的山上,只有裸露的山石,在那儿僵硬地存在着。

一场雨,在打湿了一个季节,也给了我们无数的梦幻。当我们撕开梦幻的外衣的时候,一切的一切也许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。假如,那场雨来临的时候,我正好是在对面的山上,又怎会想到,这边这片汪洋的娇艳呢?

雷声响起,狂风卷积着乌云,天压得很低,如果我的弹跳力再好一些,也许我就可以触摸到那黯黑的存在。风中带着各种令人作呕的味道,我知道这阵风是从谁家的猪圈吹过来的,因为风的里面不仅仅有着猪食那种酸腐的气息,还有着猪粪的骚臭味。

玉米的秆比我高得多,在一片绿色的世界里面,我的白色衬衣是可以忽略的存在。收拾好手中的农具,我发疯一般向家里跑去。一些被我所顾忌的玉米的叶子,毫不留情地抽打着我的面庞,额头竟然有着难以忍受的疼痛。

一片噼里啪啦的响声中,无数的雨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袭击过来,打在我的头顶,头皮一阵发麻。就那么短短的几秒钟时间,浑身的衣服都已湿透,平日里没有任何重量的衬衣,忽地沉重了许多,仅仅地贴在我的身上,我青春期刚开始发育的身体轮廓清晰可见。

雷鸣的声音让我的耳朵间歇性失聪,头顶的雨水裹着汗水,顺着眼角一路狂奔,让我眼睛生疼,身旁那些苗条的玉米也在风中东倒西歪着,这些被我小心呵护的绿色生命,拼命地阻拦着我的前进。刺眼的闪电一道接着一道,仿佛要把我头顶的天宇撕裂一般,每一道闪电划过的时候,我都能听到天空因为疼痛所发出的嘶吼。

地里松软的泥土,紧紧粘在脚上,向我的鞋子诉说着相思之苦。这种本是无可厚非的存在,在它们缠缠绵绵的拉拉扯扯中,身体的重心发生了改变。十分之一秒的时间,我和我的农具一起回到了大地的怀抱,头顶的玉米叶子猎猎作响,尽情抒发着自己的快感。我的世界,瞬间,是暗无天日的黑。

雾霭沉沉,金黄与殷红,农人眼中最美的色彩,铺天盖地。金黄的是稻谷,殷红的是识字。在一片金黄之中,不知怎得,我竟然想起了梵高与他的向日葵。一直想不明白,梵高那一丁点的燃烧色彩,是多么小气,就如同一个百万富翁面对一个乞丐的时候,只掏出了一枚硬币。

太阳总是出来的很晚,不只是因为劳累的缘故,还是昨晚的约会让它回家太晚。带着对太阳的期盼,我们带着镰刀,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。路旁的草亲吻着我的裤腿,我的裤腿也激情地回应着,就那么短短的几步,我的脚上已经满是他们的口水。冰凉的感觉顺着脚步一路上升,连我的脸上也是湿漉漉的。

凝滞,缓慢,爬行,空气变得慵懒了。爱凑热闹的水汽,在我头上凝结出起来,无论我怎么用力,都无法吹开它的存在。深吸一口气,带着凉意的潮湿缓缓地进入了我的肺里,与我的身体本身的体温融为一起。这是人间真正的大爱。在胸腔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,他们不分彼此,成了一个整体。一些细小的看不见的水珠,因为羡慕草与裤腿的亲密,用极其弱小的力,在我的脸上啄着,如果不是那种凉丝丝的感觉,我几乎就要忽略他们的存在。

一束光,两束光,三束光……无数束光,穿透了雾气的身体,那些柔软的凉意,渐渐地散了。只有金黄的稻谷,发出和太阳一样的光芒,霸道地占据了我的视线。

看不见的,未必就是虚无,看得见的,未必就是存在。从无数个秋天的清晨走出,忘记了许多,也记起了许多,那些忘记了和记起的,是否真的存在过呢?

一片叶子的落下,是一种逃避。对于那些抛夫弃子的自私者,我曾经一度鄙弃过。一片树林的叶子全部落下,是一种必然。时光无情,多少生命徐徐而来,多少生命缓缓而去,我没有做过统计,我只知道,当最后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的时候,我的年轮又多了一个不规则的封闭空间。

阴沉的天,压抑的空气,萧索的感觉,隐约有呜咽的声音。借着手电的光,我看见了一直孤独的兔子。强烈的光源,让它忘记了离开,一动不动的。一人一兔的对峙,让我觉得无聊,于是,我先认输,选择了离开。没有来由的寒意,顺着衣服往进灌,我不由的瑟缩了起来。

我不知道,一朵花怎样开放,才是最美的姿态。但我知道,第一片落在我头上的白色雪花是会很快被我的体温所蒸腾掉的。星星点点的六角精灵缓慢滴飘了下来,在风的操纵下,它们像傀儡一般,在我的面前摆出了各种妩媚的姿态。但我,不为所动。

雪花中间,夹杂着冰冷的水滴,对我这样一个不愿意停下来,为它们作一首诗或者唱一首歌的赶路人,它们的心中是愤懑的,就把所有的不满统统发泄到了我的身上。因为雪花诱惑的无效,他们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,想让我留下来,纷纷的钻进我的头发,钻进我的鼻孔,可是,这种竭尽全力自杀式的靠近,却让我选择了逃避,因为它们冰冷的躯体。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推开门,一片粉妆玉砌的世界,我知道,这是它们无声的抗议。隐约中,有人告诉我,我错过了最美的绽放。

(责任编辑:励志网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